干细胞技术研发与应用领军企业
恒峰干细胞400免费电话  免费服务热线:400-6038-558
恒峰干细胞微信公众号恒峰干细胞微信公众号
恒峰干细胞官方微信公众号

恒峰干细胞公众号

新闻资讯 NEWS
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 > 正文

干细胞治疗|“要命”的低血糖


2020-05-26 14:05:37      来源:


       随着社会的发展、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饮食方式的改变,糖尿病(diabetes mellitus, DM)发病率迅速增加。据国际糖尿病联盟(IDF)最新数据统计,全球范围内,糖尿病患者人数(20-79岁)约4.15 亿,如果不加干预,预计到 2040年,糖尿病患者将达到6.42 亿人。2013年《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》公布糖尿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,我国30岁以上人群糖尿病患病率达11.6%,估计全国有1.39亿糖尿病患者,我国是世界第一糖尿病大国。糖尿病给社会以及个人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。据统计,全球范围内,糖尿病消耗的医疗费用已占百分之十二。


一、糖尿病并发症---低血糖     


       糖尿病的治疗目标是控制血糖,通过良好的综合控制减缓或预防各种糖尿病并发症的发生。但随着血糖控制越来越好,低血糖的发生率也逐渐提高了。临床调查显示,过于严格的控制血糖会增加低血糖症的发生风险。低血糖症已成为1型糖尿病和2型糖尿病患者治疗过程中的巨大障碍,通常发生于应用磺脲类药物或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,明显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甚至增加了患者的致死率。



       Lipska 等人研究发现,血糖接近正常和血糖控制不良的患者其严重低血糖风险呈升高趋势。ACCORD 研究中发现应用强化治疗的糖尿病患者低血糖发生率增加3倍,心血管事件致死率增加20%;近来研究表明1型糖尿病患者中发生过严重低血糖事件的,将显著增加心血管事件的病死率,因此有效预防低血糖症的发生对于减少心血管事件死亡率至关重要。     对糖尿病患者而言,低血糖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能要比高血糖更危险,因为低血糖易导致大脑、心脏等重要器官发生不可逆的器质性损害,而且一些患者在经历多次低血糖之后可发生无意识性低血糖,患者未出现症状而直接陷入昏迷状态,若得不到及时救治可导致死亡。另外,低血糖还可增加患者、家庭及社会的医疗负担。二、低血糖的目前控制现状     据估算, 1型糖尿患者仅28.3%的患者糖化血红蛋白(HbA1c)控制在理想范围内,40.3%的患者由于低血糖恐惧感的影响而血糖控制不达标。研究发现,许多糖尿病患者为减少低血糖的发生频次而采取“过度补偿行为”,如增加食物摄取、减少降糖药物用量以维持血糖水平于“安全范围”内(即高于建议水平),如强迫症般的不断监测血糖、依赖他人,部分患者还减少甚至避免日常活动(如运动锻炼、开车、购物等)。



       然而这些应对策略又可能导致患者出现高血糖、治疗依从性降低、并发症的发生风险增加。此外,低血糖恐惧感可能限制医生强化治疗方案的开展,并与糖尿病患者的焦虑、抑郁情绪产生有关。对疾病管理、代谢控制及相应的健康结果带来深远影响。因此,低血糖恐惧感这一问题须引起患者、家属及医务人员的高度重视。三、干细胞治疗低血糖     干细胞因自身的特性使其在再生医学领域受到极大的关注,多个临床研究项目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,其中包括糖尿病的疗效观察。至今数个发表的小规模临床试验显示出,干细胞可以减少胰岛素使用量(胰岛素剂量减少≥30~50%),C肽水平升高。在实践中,我们发现,对于老年、病程长、皮下注射胰岛素患者,治疗期间未出现低血糖恐惧,出汗、饥饿、焦虑症状消失,夜间血糖未降低至4.2以下。可以不随身携带点心、糖果。干细胞消除低血糖恐惧作用明显,对降低死亡率,减少老年人群认知功能减退的发生意义重大,值得深入研究。


      血糖控制的效果如何,不能仅凭随机血糖监测,糖化血红蛋白是监测血糖控制效果的“金标准”。降糖药物的应用充分体现个性化原则,糖友切不可自以为是,盲目加大药物剂量,改变药物品种。血糖控制到什么程度,要听从医生的意见,特别是老年朋友,更要选择相对缓和的降糖药。“去强化”降血糖,以防发生“要命”的低血糖。     同时鉴于干细胞对低血糖发生的显著改善作用,降低低血糖导致的认知障碍和死亡风险,将会显著提高糖尿病患者生存质量。


[1] Shitole SG, Srinivas V, Berkowitz JL,et al. Hyperglycaemia, adverse outcomes and impact of intravenous insulin therapy in patients presenting with acute ST-elevation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a socioeconomically disadvantaged urban setting: The Montefiore STEMI Registry. [J] Endocrinol Diabetes Metab. 2019 Aug 14;3(1):e00089. doi: 10.1002/edm2.89. eCollection 2020 Jan.[2] Polonsky W H, Thompson S, Wei W, et al. Greater fear of hypoglycaemia with premixed insulin thanwith basal-bolus insulin glargine and glulisine:patient-reported outcomes from a 60-week randomisedstudy. [J] Diabetes Obes Metab,2014,16(11):1121-1127.[3] Kamalinia S, Josse RG , Donio PJ,et al. Risk of any hypoglycaemia with newer antihyperglycaemic agent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.[J] Endocrinol Diabetes Metab. 2019 Nov 13;3(1):e00100. doi: 10.1002/edm2.100. eCollection 2020 Jan.[4] Walker T C, Yucha C B. Continuous glucose monitors use of waveform versus glycemic values in the improvements of glucose control, quality of life, and fear of hypoglycemia [J]. J Diabetes Sci Technol, 2014,8(3):488-493.


    恒峰干细胞400电话 400-6038-558
    北京恒峰铭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    北京恒峰昊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    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北清路生命科学园博达大厦
恒峰生物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2141号 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北清路生命科学园博达大厦
恒峰干细胞官方微信公众号恒峰干细胞官方微信公众号
恒峰干细胞官方微信公众号

恒峰干细胞公众号